当前位置:996小说网>书库>言情女生>不可名状的大航海> 第20章 两条咸鱼

第20章 两条咸鱼

    伴随着船尾蒸汽机运作时发出“哒哒~”声响,船尾的螺旋桨急速转动,推着汐流号与游海花船分离,继续自己的航程。

    陆靖躺进走之前没收进船舱的长椅,仰望头顶的璀璨星河,微眯着眼睛,感受头脑中渐消的酸胀与愈加爽快的舒畅感。

    不一会儿,左手一个轻摆,捏起激流卡,一道螺旋水流缠裹着臂膀,陆靖盯着水流,忽地深吸口气,学着周青之前在船楼时的模样并了个剑指,只见原本只在周身环绕的水流倏然冲荡出去,击打在桅杆上,迸溅出大捧水花!

    看到这一幕的陆靖当即满意的点了点头。

    自从觉醒超凡能力到现在,经过这几场战斗,陆靖对于自身的能力也算是有了一定的了解。

    刚才的那两场战斗无疑令他发现了自身能力的新特性。

    海眷者做为自己当下唯一的核心卡,它可以让自己从精英鱼怪留下的能量中提取或者说凝聚出激流这份能力,却拒绝从实力与精英鱼怪不相伯仲甚至于更强的那两只怪物身上凝出新的能力卡,甚至于在它们即将成型之际自主出动将其击碎!

    乍看之下自然是坏事,毕竟陆靖当下紧缺的便是战斗手段,总不能靠着一双拳头去跟那些个令人作呕的怪物纠缠。

    然而在自身接收到那两张破碎的半成品卡片反馈过来的能量后,陆靖却又发现这其中竟是有意外的好处。

    这些能量既没有凝成新的能力,又未被激流或是海眷者所吸收,这一来二去反而成了自身的养分!

    先是那小鬼的能量强化了自己的肉体,而之后依托海水击败的那头怪物,更是让陆靖的精神猛然往上蹿了一截,刚才那道水箭便是基于此衍生出来的新技巧!

    这么说或许仍有些模糊,那便还是以数据说话,陆靖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一个小本子翻开,封面上还用炭笔写着“数据面板”四个字。

    没有系统?

    那就自己做一个呗。

    当然,这个系统简单的很,陆靖只是在首页画了个火柴人,然后旁边标了个三围属性,即:力量(体质),敏捷(速度),精神(意志)。

    在原基础都是1的前提下,陆靖估摸着力量或者说体质都增加了将近0.3左右,敏捷没什么变化,而精神则是提升了将近0.5。

    这对于陆靖而言无疑是个重大的发现,要知道海眷者只有在海洋上才能发挥出力量一直是陆靖十分头疼的缺陷,像是今天这场面要是换做在某座岛屿上,他想要取胜可以说是难如登天。

    如今他完全可以借着这个新发现的特性强化自身,让自己在陆地上也拥有足够强大的战斗力。

    “咳咳~”

    旁边忽然传来一声咳嗽,不知道什么时候,徐酌已经从船舱上来,手里拎着可折叠的躺椅还有一把比刚才捡的明显要精致许多的步枪。

    “那冰箱好用么?”

    陆靖看了眼徐酌手里的东西,开口问的却是其他。

    “还不错,虽然空间不大,但对咱们俩人来说足够了。”

    徐酌应了句,将躺椅摆到竹椅的旁边,环绕着步枪躺下去,接着说道,

    “船长,有件事我得跟你说一声,我以前其实是一个枪械师......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一个修行者。”

    “我知道,要是个普通人,也没法用自己的血做到那种程度。”

    刚见识过徐酌血液对那些怪物的吸引力,陆靖自然知道前者绝非常人,享受着凉爽的海风,耳畔是海潮撞击着汐流号传来的脆响,陆靖随口说道,

    “这么看来我之前招揽你很正确,这样一来咱们之间也算是互补,我没什么远程打击能力,要是碰见某些麻烦的家伙,还得靠你出手,不过你这身体确实得锻炼起来了,不然被近身就是个死啊。”

    “你就不打算问问我的能力是什么,以前干过什么事么?”

    沉默了一会儿,徐酌闷声问道,

    “一个修行者落魄至此,总归得有个理由吧?”

    “哈~知道那么多做什么。”

    “不怕我是个十恶不赦的罪犯?”

    “你要是个罪犯,两天前就不可能踏上我的船,说是玄学也好,吹牛的也罢,我相信自己的眼光,未来你肯定会成为我的左膀右臂,这话我说的,你要是做不到......那就是我的问题!”

    陆靖转身盯着徐酌,笑了笑,前世那么多年的船长自然不是白当的,谁热爱大海,谁是被逼无奈或是心怀鬼胎,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这拉拢人心的方法可有点老套。”

    避开陆靖的目光,徐酌同样望向夜空中的银河,嘴里低声嘀咕着,

    “不过挺好用的。”

    “对了,你之前跟我说,修行者也有等级,灵醒,灼技,蝉蜕什么的......你以前是哪个级别?”

    陆靖忽而问道。

    “灵醒中阶,不过我是枪械师嘛,只要手里有好枪,特殊子弹,能发挥出来的战斗力绝对不弱就是了,我对自己的能力还是蛮熟悉的,只不过想要晋升,得开发出完整的战斗体系,而我的能力,欠缺了点东西,所以一直都没能突破,很多时候只能充当辅助罢了,当然,那是几年前的事情了,蹉跎了这几年,早就不行咯~”

    许是想到了什么,徐酌的语气莫名有些苦涩。

    无垠海之上,修行者或者说超凡能力者实在太多,各种各样的力量体系亦是复杂的很,陆靖现在说的这个是被普遍承认的一个位阶体系,但它并不能充分说明修行者的战斗力,只是一个自我评判的方式而已。

    陆靖现在算是刚入灵醒,而这个阶段的突破往往取决于对自身能力的发掘,很显然,陆靖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路要走。

    “欠缺东西......要是以后有机会能补上,你得告诉我。”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那可不是简单的事情。”

    “哈!你这是看不起我这个汐流号船长了?”

    陆靖突然坐起身,下巴一抬,满脸的不忿,

    “为了你,我连魇鬼海贼团都惹了,还做掉了他们的一个船员,你要是没法变得更强,到时候跟他们干上了,你可别怪我卖你!”

    “喂,当时可是你让我上去割手的。”

    “放屁,明明是你点头我才让你上去。”

    “我不承认!”

    “你......等等,我想起来自己忘记什么了!”

    正吵着呢,陆靖忽然以拳击掌,恍然大悟道,

    “那个彩戏师,她欠我1枚金叶,我忘记跟她讨要了。”

    “现在想回去可来不及......”

    徐酌同样起身,两人望着远方早已只剩下些许星火闪烁的游海花船。

    齐齐的躺了回去。

    作咸鱼状。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