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996小说网>书库>都市青春>传奇浪潮十八年> 第三十三章:媒体足球队

第三十三章:媒体足球队

    傍晚,精英会结束。

    众人分成不同的小圈子,各聚各的了。

    大圈子中有小圈子,真正起作用的最终还是小圈子。

    可苏清越谁的也没参加。

    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位置。

    昨晚和广哥约好的地方,就在他家附近。

    渝州人家。

    苏清越这几次回家,总路过它家。

    广哥不做饭的时候,和小玄姐也总在那里吃。

    饭店是附近比较有规模的。

    饭店一楼是散台,二楼有大致五六个雅间。

    尤其有些散台紧邻落地窗,视野很好。

    苏清越到的时候。

    远远地看到广哥眯眼、叼烟,和几个穿球服的男子,坐在落地窗前。

    他们有说有笑,吹着啤酒。

    隔着落地窗,苏清越朝他们招了招手。

    迈步进饭店,川菜浓烈的味道扑面,苏清越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左转,往里走。

    广哥身旁的三个男子,两个穿红魔曼联的球服。

    另外一个是蓝军切尔西的。

    广哥穿红魔七号队服。

    苏清越走过去,打招呼。

    广哥叼着烟,给大家介绍:“这是我弟弟,苏清越。”

    大家起身招呼。

    还有喊服务员加椅子的。

    “这都是媒体足球队的哥们儿,何存西,李成,关鹏鹏。”广哥一一指给他。

    里面何存西长得最帅。

    有点像年轻时代的莫少聪。

    不过比莫白,看着也更健康。

    何存西的鼻梁稍高,口音是津城普通话。

    要找服务员要了冰镇啤酒。

    苏清越看着有些发愁,虽然这天回暖了,可和南都对比,还是很冷。

    “我还是来常温的吧。”他说。

    “兄弟在哪工作?”倒酒的时候,李成问。

    他长的稍胖,岁数应该比广哥还大。

    带个黑框眼镜。

    笑起来给人一种不怀好意的感觉。

    “他在华络呢,就是传说中新来的那个市场部经理。”广哥介绍。

    “哦?”李成满带笑意的目光透过镜子,看过来。

    倒不是恶意,苏清越后来发现,他看人就那个样子。

    其余两个人,何存西倒是没说什么。

    只有关鹏鹏尴尬的怔了一下,看看广哥。

    “行了,喝酒吧!”广哥最后说。

    眼见关鹏鹏拿起瓶子。

    直接对嘴喝。

    苏清越怔住,再看其余三人,杯中酒一饮而尽。

    感觉喝酒就像喝水。

    苏清越也不含糊,随即一口干了。

    几人吃东西,桌上还没上热菜。

    他们每个人已经喝了一瓶。

    苏清越由衷的佩服北方人的豪爽。

    发现尴尬还在。

    苏清越想,今天是酒局。

    不如趁着酒精,把要说的说清楚。

    语罢,他直截了当说起来:“外面传言华络要减少平面媒体的份额,还传言我对平媒骨子里不认可。”

    “……”

    果然,他这么一说,三人一下不说话了。

    都看着他。

    苏清越又继续:“我是在公司说过,传统媒体会日渐式微。这是事实,但不是真相。因为我说的是一种趋势,跟当下具体操作过程中的份额没有关系。有人故意掐头去尾,可没说的是我只是做个趋势判断。”

    他没点名关迩,可三个人谁也不是傻子。

    李成眯着眼,满脸笑意,明显是想听苏清越说。

    他年长一些。

    带着老大哥看热闹的感觉。

    旁边关鹏鹏自顾自的喝了一口,明显在思考。

    “清越的方案我看了,是全流域媒体合作的方案。”广哥插话了。

    何存西随后接上:“厂商改变自己的市场投放策略,也很正常。”

    他一出口,津城口音,有点像说相声,又说:“这也没什么,你说的也是现状,我根本没往心里去。”

    他说着话,苏清越不熟北方口音。

    以为只是客套。

    关鹏鹏这时跟道:“互联网崛起,尤其是专业方向的平媒走下坡路是必然的。还要在行业做,跳槽要趁早。”

    他声音有点嘶哑,剃着个平头,又自己喝了一口。

    “行了,行了,喝点。”

    李成以老大哥的姿态发话了。

    他朝苏清越投来,一个好像已经有点习惯了的不怀好意的笑。

    大家都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其实苏清越还不太了解。

    何存西就是那么客观公正。

    李成就是喜欢那么笑。

    至于关鹏鹏,倒是非常现实的人。

    他出身东北最好的大学计算机系,靠着自己的脑子,没几年就在平京买了房。

    苏清越提醒自己:“不要凝视深渊,不要看别人一两个脸色,就做出敌意判断。”

    误会就这么解除了。

    他们又聊起来人生。

    何存西感慨:“平媒尤其是专业平媒是彻底不行了,可网媒也是过度,看不到后面会怎么样。”

    他稍稍摇头。

    “今朝有酒今朝醉,先干着呗!”关鹏鹏说。

    “你真不要脸,你有房子了,当然无所谓了。”广哥笑起来。

    “私拍小达人,是我们这里最早有房的!”李成给苏清越介绍,又感慨:“现在洋远的房子,期房都五千了。而且在东四环,一片荒郊野岭,”李成说,“我那天去看,还是土路上面还跑驴车呢,真是不知道啥时候能修好。”

    “别犹豫赶紧买。”广哥说。

    七嘴八舌的,几个人聊着。

    苏清越又开了两瓶啤酒。

    他有点胀,怀文是酒乡。虽然杯子大小一样,但装的是白酒。

    也不知什么时候,几个人转了话题,聊起来足球。

    苏清越说:“今年估计阿森纳会夺冠!”

    穿蓝军切尔西队服的关鹏鹏不信。

    声音提高了八度:“我觉得今年阿布要是真买下切尔西,切尔西就有戏了。”

    “有嘛(第四声),还不是和国际米兰一样,全是大腕,就是不赢球!”

    广哥也喝多了,掺和进来。

    聊着聊着,天南海北的。

    他们开始怀念AC米兰,三剑客的时代。

    喝完酒。

    苏清越和广哥往回家走。

    路上广哥接了个电话,不知道是谁的,只看到他醉醺醺的点头。

    放下电话,又抽出颗烟点上。

    “你嫂子把秦媛媛经纪人的手机号,要来了,你明天上午打电话。”

    “谢谢。”

    苏清越说着,很感谢广哥。

    可也很好奇,借着酒精的劲头,一个没忍住,发出感慨:“小玄姐,对你真好。”

    “废话!不对我好,对谁好?”

    “那你俩这是爱情啊。”

    “废话!”

    看广哥得意的劲头,苏清越忍不住问:“那小玄姐和他男人到底咋回事?”

    “他俩?”广哥一愣,想了片刻,说道:“他俩青梅竹马,后来顺其自然就在一起了。后来一起来平京,钟谭凯聪明嘛,混得很快。宋小玄很多事,都靠他。时间长了,钟谭凯慢慢变了。”

    “既然青梅竹马,为什么会这样?”

    “你懂什么!一切都会因为位置发生变化,而变化的。”广哥感慨,“人的观念差距越拉越大,会发生质变,到那时什么海誓山盟,全忘到脑后了。”

    “……”

    知道广哥想起师姐了,苏清越没说话,听他继续说。

    “所谓的青梅竹马,不过是两堆干柴烈火刚遇到的激情表现罢了。什么共剪西窗,只要档次一拉开,立刻就玩完。还管什么青梅竹马,青梅煮酒都不行!”

    苏清越不说话。

    他也是青春年少时,认识的阿眸。

    他一直庆幸自己竟能在学生时代的枯燥中,邂逅了这般的青春片段。

    他不希望,未来的彼此就是那个样子。

    广哥一边晃一边问:“现在,你明白我和小玄为什么好了吗?”

    “明,明白……”

    苏清越支支吾吾的,其实还是有点理解不了。

    广哥这时又继续:“因为我们都是追不上他人的人,又不肯认输离开。”

    家到了。

    两个喝多的人,用了半天才把门打开。

    苏清越开始有点明白,宋小玄为什么喜欢广哥了。

    她需要的是平等、尊重、触及灵魂的松弛和愉悦,这种难得的美好哪怕没有结果也愿意。

    而广哥呢,除了爱情之外,还有对生活的揶揄。

    面对生活的变故,有人颓废、有人放肆;有人沉默、有人抑郁,广哥只是选择了更肆意更文艺的方式……

    苏清越又想起阿眸。

    她怎么样了,已经两天了。

    苏清越忽然担忧起来。

    进了家,再度拨过去电话。

    还是关机。

    进了游戏,阿眸也没在。

    QQ头像也黑着。

    刚要睡觉,发现列表里,肖玉的头像在闪动。

    她问:“越哥,今天玩游戏吗?可以带我升级吗?”

    “对不起,我今天有点累了,明天吧。”苏清越把文字敲出去。

    退出电脑。

    他心里想着,现在距离过节已经不远了。

    只要把公测做好,自己就回去看阿眸。

    业界前三。

    苏清越最后一个念头,停在阿眸身上。

    闭上眼,睡着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